御宅书屋_海棠书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_御书_御宅 > 都市小说 > 爱情公寓之无限开始 > 爱情公寓之无限开始:第一章 三姓家奴(今天二更)求打赏
    非本人所写,但吕奉先会与叶笑在后文有所交集!

    下坯左将军府。

    吕布三国第一猛将号称天下第一飞将军最后却只能做三姓家奴。不知为何昔日威风凛凛的飞将军吕布今天却没有厮混于娇妻宠妾之间而是窝在自己的书房里暗暗的苦思冥想然后又独自跺起步来。昔日那种刚毅、果敢、自信已经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微微的扭曲。原本凌厉的目光也只剩下了慌乱和恐惧的神色。

    “妈的拼了不管是谁休想轻易的取走我袁昂的性命就是魏太祖曹阿瞒也不行。既然以成事实那…。”嘴角露出一丝充满了苦涩却带着些许疯狂的笑容“以后就没有什么袁昂有的只有吕布那个号称飞将却只能被人当枪使的三姓家奴。”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

    他在家好好的玩着三国志11却突然觉得眼前一晃就来到了这个时代就成为了一个月后就要被曹操分尸的吕布。

    安抚了一下快要爆裂的心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微微的露出一个难看却勉强还算平静的笑容。

    打开房门看着外面站立笔直的卫士根据以前的记忆这个家伙叫张其十几岁时自己从黄巾贼的手上救下他。

    此后就一直追随着自己从并州到徐州活着的亲兵就只剩下他一个善使长矛做战非常勇猛每次自己冲锋陷阵时都有他在自己的身旁协助护着自己现在添为亲兵队长。

    吕布暗付道:“此人能身经百战而不死又是忠心耿耿倒是个人才这样的人才却被“吕布”拿来当看门狗要是再不亡“吕布”那真是老天无眼了。”心中这样想遂温和道:“快去请陈先生张辽、高顺等诸将前来议事。”

    可能是第一次见到将军这么和气的跟自己说话微微一楞张其这才反映过来看着自家将军脸上那陌生的笑容却倍敢亲切的笑容这名亲兵顿时露出了憨厚的笑脸“诺。”默默的行了一礼这才转身离去。

    “呵呵怪不得刘备毫无本事却靠着一世的好名声就能横行天下没想到只是一个笑容就能有这么大功效。”就在吕布心里想着怎样才能广布恩泽以收军心时却突然一楞“没想到刚才还是无比的慌乱的自己现在却能想这些乱七八遭的东西了哎还是一句话说的好啊不是不想反抗命运而是没有那个实力以前自己不过是个连大学都没考上的三等残废。

    而如今虽然落魄但也是威镇天下官至左将军、温侯吕布吕奉先。我就不相信拥有吕布的记忆对这段历史也是颇有研究打过无数三国系列游戏的全新吕布会不是那些古人的对手。

    偏厅吕布伏于案上左站着一位身披甲胃身高七尺双眼有炯炯有神面相粗狂的彪行大汉。

    从以前的“记忆”中了解到这是以前自己帐下的最能冲锋陷阵的武将也是在白门楼前跟着“自己”走向黄泉的勇将高顺。

    再下面则是神箭手曹性健将宋宪、魏续、侯成、成廉。这些人只是二流被吕布一眼扫过最后停留在了以后不管是成就还是名声都是最大而现在却只是屈居末为的张辽张文远。

    没有想象中的威严和凌厉的气势对比于前面的诸将来说张辽的长像却是大不相同约有二十七、八并没有和诸将一样身披甲胃而是一身汉服面白而无须头束冠一脸的斯文。很难想像后世威震东吴有万夫不挡之勇的张辽居然长的一副文人像。

    见到这个自己以前玩游戏时最最喜欢的将军吕布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心中更是在狠狠的Bs以前的“自己”这么好的将才居然只负责调度粮草怪不得会排在最后没关系以前的“我”虽然不赏识你但今天的我绝对不会再掩饰你的光芒吕布眼中的灼热足一把任何人都融化。

    看的下面脸嫩的张辽一阵脸热“主公这是怎么了老是盯着我看?”为了掩饰心中的尴尬只好微微的底下头闭开那灼热的目光。

    眼见张辽脸都红了吕布才把目光投向左边一直面无表情的中年文士。他当然不会忘记他手下唯一也是当世一流的谋士陈宫。

    但他看到的只有死寂一种已经豁出一切只等着城破身死的那一刻。

    “哎看来他早就知道再这样下去只有灭亡一途了但我却不会放弃生的希望。”

    微一用力高声说道:“曹贼围崭下坯以有二月余今城内虽粮草颇丰然士卒只剩两万民夫数千又无外援有道是“久守毕失”不知公台可有突围之策?”

    而陈宫却依旧是面无表情仿佛没看到吕布那殷勤的眼神一样自顾自的在那呆。其余诸将除高顺、张辽外望向陈宫的眼神中丝毫不掩饰那幸灾乐祸的心情。

    但吕布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他们大是诧异要是以往的吕布找就高声大骂然后拂袖而去。不想今天吕布的脑袋里却是换了一个灵魂他当然不会得罪这个难得能投效他这个三姓家奴的谋士。

    长叹了一口气吕布努力的使自己的脸上带着戚容在诸位武将诧异的眼神里走向同样诧异的陈宫还没等他反映就是一个长鞠待起身时则凄苦道:“布先叛丁原而投董卓后又杀董卓于长安又被西凉诸将赶出长安关东诸侯视布为虎狼惟有孟卓(张邈)公台为布谋划从而得以纵横天下。当初不听公台之策方有今日坐捆下坯布悔之晚以。以曹贼之性城破之时就是我等和徐州百姓魂归黄泉之时望公台救之。“话还未完复又是一鞠这一鞠却是一鞠不起。

    “这…这?”饶是陈宫自诩智计无双也被吕布这一下弄的晕忽忽的不过这家伙也确实是反应灵敏只是微一慌乱便疾步上前扶起吕布道:“将军无须如此为将军谋划乃是公的本分。”话岁如此但其原本死寂的双眼忽然暴出了一丝惊人的光芒微一思索道:“主公之言虽无错然我等并非无外援难到主公忘了曹贼伐徐之处曾有一将率众前来相助吗?只要其率兵出泰山一路往南威逼曹贼大营曹贼就不得不分分兵拒之只要待曹贼军中粮尽下坯之围便可自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