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偷心公主妃 > 第一章 公主要出宫

第一章 公主要出宫(1 / 2)

夜里的一场春雨下过,整个丹香国的皇宫里都多出了一股子清新的味道。舞香苑里种着的花树开着粉蓝粉蓝的花簇,经了一夜的风雨,落得满园子都是。

侍女净月一早醒来,推开窗子见着这副光景,便加了件外衫,拿来扫帚静静地洒扫了起来。

冷香苑的侧殿寝宫里,小公主景宁早已睡意全无,这会子瞅着净月在洒扫庭院,微烟也还睡着没起,自己偷偷地穿起了承尘上早已备下的衣物,准备偷溜出宫。

今日是父皇陛下的寿辰,每年到这个时候,皇城外面的街市都会尤其的热闹,可是身为父皇最最宠爱的小公主,景宁却根本连出宫的权力都没有。真真是气死人了!

说什么“要出宫,父皇带你去。”说的好听!除却盛大的节日,陪着父皇、姐姐、哥哥规规矩矩地坐在轿子里去游街,父皇哪里有带她真真正正地出去玩儿过?

“不管了,这次一定要逃出去好好地玩儿一玩儿,等回来的时候记得给父皇带礼物就是了,嘿嘿~”景宁一边儿收拾行装,一边儿得意地嘤嘤低语着,脸上的笑容绽放的比窗外的花儿还灿烂。

终于收拾好了,努力吸气做了个深呼吸,景宁推开窗子翻身跃出,落在窗台下,就地一滚便躲去了一棵焚烟椤后面。

净月听得动静,回过头来望望,见并无什么异样,侧殿寝宫里的窗帘依旧垂着,不过似是被风吹得抖动的厉害了些,便转过头去依旧打扫起来。

景宁抚着胸口叹一声“好险!”,转身顺着墙角猫了过去,沿着下廊一溜儿小跑,找到以前跟哥哥、姐姐游戏的时候耍赖皮挖开的墙洞,缩着身子钻了过去。

这边儿爬出来,便是御花园了,御花园连接着父皇的前殿和母后母妃们的后宫,整个处在中轴线上。后宫的建筑群两侧呈两翼式拓展开来,舞香苑居右翼离后宫和前殿最近的地方,所以,这个角洞可谓“四通八达”,是躲猫猫的必胜武器。

钻身出洞,景宁扑了扑身上的尘土,绕过遮挡在洞口前的大水缸,异常顺利地朝前殿躲闪着跑去。

步出前殿的回廊,宫门近在咫尺,景宁无限感慨地叹道:“诶,一样秘密武器也没用上!早知道逃出皇宫是这么容易的事,就不用为了一张出宫的令牌被父皇骗得又是学这个,又是做那个的了。哼,骗子!”

才缓过一口气,宫门突然大开,景宁那颗小心肝儿被唬了一跳,忙闪身跳进了旁边的石雕后面。才蹲身下来,就听见锣鼓喧天:看来,今天又要有大人物来了,这样父皇就会忙得没有功夫顾到自己了,哈哈~

想到这里,景宁心中一阵兴奋,掏出背包里的飞锁纤丝,握在手里奋力一抛,眼见着飞锁的箭头顺利地飞了出去,景宁欢喜地不行。可是,还未来得及开心,景宁就现了,好像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儿。

“啊——糟了,飞锁纤丝被直接扔出去了!”景宁那叫一个欲哭无泪啊,没有了飞锁纤丝,这么高的宫墙,她别想出去了:“啊~不要啊……”

景宁悔的肠子都青了,恨不得拿脑袋去撞墙!

没有了飞锁纤丝,出宫大计根本就变成了无计可施。再仰脸看看那高大的宫墙,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退回去,她岂能甘心:“哼~我今天就是爬,也要爬出去!”

攀上身旁的大水缸,站在装满水的广口缸沿儿上,景宁顿时有些腿软,一晃、两晃……眼前立刻晕了。若不是及时倾身倒在了旁边的宫墙上,这还没出宫,景宁就要先来个“鱼翔浅底”了,整个落汤鸡出来,还不要被人笑死。

喘口气,定了定心神,景宁转身趴在宫墙上审视了一下周围的况:空空如也的墙角,除了这口大水缸,它根本就是个死角。

翻开背包,找到景宁刨墙的专用工具——玲珑铁铲。只要刮开了墙的涂层,借助平时学到的三脚猫的功夫,刨掉一块墙砖好像还不是什么可以难倒景宁的事。

说干就干,一阵猛力刨墙,刨掉了大片涂层,景宁才现,这宫墙根本就不是雕砖做的:丹香国的立方石,她就是累死在宫墙下,也别想撼动它一分一毫。

最新小说: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我只能当全能巨星 绝世好人 我从来都不主动 一人得道 天选良配 星光马厩 全职相师 大明第一吏 姑爷请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