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偷心公主妃 > 第十一章 锦夏国主

第十一章 锦夏国主(1 / 2)

一场聚散的宴席,吃的众人都沒有什么胃口,一想到风涧澈还在红花夫人的手中,众人的心里便都有些不是滋味,于是,可口的饭菜沒有怎么动,酒却喝了不少。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一杯又一杯,举杯望天,景宁不知道风涧澈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快乐吗?他痛苦吗?他欢喜吗?他折磨吗?……所有的问題一下子涌上心头,在南国以酒作茶饭的景宁忽然间也有了一种醉醺醺的感觉。

西林锦秋看着景宁的样子,心中不由地叹惋:“风涧澈这厮当真是有福气,这都什么时候了,不仅有人帮他守着家国天下,还有人为着他忧心忡忡,我西林锦秋若是也有这样的福气,定然不舍得在别处久待。”

景宁听着西林锦秋的话,心里有莫名的酸楚,对月遥望,景宁借着酒劲儿说道:“要是师傅不死,他一定会像你说的那样对我好,不管我是不是帮他守着家国天下,也不管我是不是为他忧心忡忡……”

见着景宁的心情不佳,西林锦秋有心要转移她的主意力,于是,便打趣儿地说道:“哟~感情你这是想要反悔了么?來來來,虽然这个世界上沒了我哥,可是,对你好的人可不止一个,你要是这会子选择我,我保证,一定比我哥对你贴心、周到……”

“说什么呢?”景宁明知道西林锦秋是在开玩笑,可是,一想到西林锦春,景宁还是心中波澜起伏,久久不能平静,而且,初时,西林锦秋的那份儿心思,景宁也是知道的,所以,不等西林锦秋再说下去,景宁就出言斩断了西林锦秋的话:“风涧澈命途多舛,可他对我的用心,虽然不肯说出來,我却一样清清楚楚地放在心里,他为我受了太多的磨难,虽不如师傅那样什么都可以为我舍得,可是,我明白,他的那些保留是为了让我们以后更好地活着,所以,我从來沒有埋怨过他。”

抹去回忆的泪水,景宁转过头來,水眸剪剪,看着西林锦秋说道:“西林锦秋,你是个好人,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已经有了风涧澈了,你会祝福我们的,对吗?”

西林锦秋看着景宁,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强颜欢笑道:“傻丫头,哭什么呢?哥哥不在你身边了,你就当我是在替哥哥照顾着你吧。你能遇上风涧澈,心中又属意他,只要他对你好,我这个做哥哥的又有什么话好说的呢?除却祝福,还是祝福,只要你幸福,哥哥和我便都是无怨无悔的了……”

景宁听完西林锦秋的话,不由地感动地一塌糊涂,“哇哇……”地哭着扑进了西林锦秋的怀里:“西林锦秋,你一定会遇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子,一定也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我也会祝福你的……”

西林锦秋听见这话,挑唇一笑,心里所有的不快瞬间就都释然了,他轻轻拍了拍景宁的脑袋,俨然就是一个大哥哥的样子:“好了,不要哭了,再哭,就会变丑了,小心见到风涧澈,风涧澈不要你……”

景宁闻言狠狠地瞪了西林锦秋一眼:“总是这么沒正经,怪不得娶不到媳妇儿,哼!”景宁说完,气呼呼地就推开景宁跑走了。

西林锦秋一时气堵,可是瞧见景宁那样一副可爱的小模样,还是会忍不住舒心一笑:“白白地得了个这样可爱又貌美的妹妹,也算是我西林锦秋的福气了。”这样想着,西林锦秋不由“嘿嘿”一笑,这便跟了上去。

观星台上,一众人好久沒有这样放开地好好聚一聚了,忽然间如此,一个一个都喝的晕乎乎地,沒了正形,连风弦也醉了。见此,景宁扭头朝西林锦秋“嘿嘿”一笑,西林锦秋立刻明白这小丫头的心思,张嘴喊道:“你……”

可是,不等西林锦秋的话吐出口來,景宁已经做了个鬼脸转身溜走了。看着景宁逃走的背影,再看看眼前这横七竖八的几个人,西林锦秋当真是头大:“妹妹不是从來都乖巧伶俐的么?怎么遇上个景宁这丫头,什么事儿都不知道为哥哥分担着些,诶,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

无奈地爬上爬下把几个人都安顿好,早已到了深夜,西林锦秋索性就留在了宫中,第二天,一大早,桌案上留着风弦的字条,这家伙就这么逃走了:我去找主子了,等我消息。

西林锦秋敲着宿醉的脑袋骂道:“这个不叫人省心的风弦,红花夫人的地盘是好进去的么,竟然也由着性子胡來,这不是纯粹找死加添麻烦吗?!”

最新小说: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我只能当全能巨星 绝世好人 我从来都不主动 一人得道 天选良配 星光马厩 全职相师 大明第一吏 姑爷请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