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贞观唐钱 > 第三十四章 心事两三件

第三十四章 心事两三件(2 / 2)

你是家中独子,你要在战场出点什么事,让两位老人怎么活,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也算是不孝吧。我?你爹知道我肯定不会去军中,也就说说话,吓唬吓唬我。

牛见虎梗着脖子继续道。

独子怎么了独子。我爹不是也是没有兄弟,比我大不了几岁不也是上了战场。在说死在战场是大唐的荣耀。怎么是不孝?我不想在我爹的庇护下活着,等到到了十六岁。就是跑,我也要跑到战场上去。在军部加上名字,到时候我爹娘也没有办法在拦着我。就是战死沙场也是我自己愿意,怪不得别人。

钱欢越听越生气,这事生在福中不知福。钱欢没有办法想象牛见虎死在战场后牛家两位老人的样子。牛伯伯拼了命的为这个家去赚取军工。你小子还有什么不知足。

牛见虎你想去征战沙场我不会拦着你,你死不死于我钱欢没有任何关系,在这个家中我尊敬的是牛伯伯和婶婶。你在十六岁之前给牛家留个香火,哪怕你跳崖自尽我钱欢看都不看你一眼,但是你要是让牛家就次断了后,我会在你十六之前打断你双腿。让你只能留在房中造孩子。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虽然我打不过你,但是别怀疑我说过的话。更不要想着今晚掏出起,现在外面已经宵禁了,难道让我和牛伯伯去看你挨棍子?

钱欢的话不带意思感情,语气就是念文章一样,在这几天和钱欢的相处中,牛见虎以为钱欢永远都是嘻嘻哈哈的样子,但今天的感觉不对。真不敢保证钱欢说的是真还是假,但是就钱欢语气让牛见虎心里很不舒服,牛见虎不怕钱欢打断自己的腿。但是听钱欢为牛家考虑香火,自己也有点脸红。

阿欢,哥哥怎么能不为家中香火做打算,只是我没有兄弟姐妹,有些话憋在心里十分难受,好不容易你来了牛家,终于有人能说说心里的话。我这就是和你发发牢骚,你何必这样。

牛见虎真的是这么想的,一直把话憋在自己心里,不能和外人说,程处默也不能说,说了他只会嘲笑自己而不会安慰和劝说。钱欢看牛见虎有些软了下来,心里也有些不忍。

见虎,你我都已经不在是孩子,说出的话要负责,不仅对自己负责还要对身边亲近的人负责,你出去跑了十几天,回来不也是没有受到什么惩罚?你爹和你想那么宠着你,你说你有什么理由不孝敬他们,牛伯伯上战场为了什么,牛伯伯的爵位没有办法在上升一步了,不还是为了你。不要阳奉阴违的孝敬,毕竟他们两人才是你这个世上最近亲的人。

牛见虎脸送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别爹娘是说一套做一套,虽没有像钱欢说的阳奉阴违。但是自己除了给你爹娘添麻烦真的没有做出什么让他们值得夸奖自己的事情,说是给自己爹某张虎皮,拿东西花钱就能买到,自己跑出十几天也没有猎到虎,但是和爹说了以后,也没有在对我用家法。母亲抽自己一棍子,虽然疼,但是看母亲抓着棍子发抖的手,自己怎么不知道是担心自己的安危。锦衣玉食习惯了,却考虑不到爹娘的感受,只是一味的在索取,不知回报。

钱欢也感觉自己的话说的有些重了。毕竟自己活了小三十年,但牛见虎才十四岁。拍拍牛见虎的肩膀。出言安慰。

见虎,你也别想太多。别太责怪自己,以后做事多想一些身边人的想法。然后再去做打算,等你成了亲,有了孩子。大不了我和你一起去战场。但是都不是现在考虑的事。家里的饭食吃的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你去抓只鸡。在取一些葡萄酿来。晚上咱哥俩改善一下生活,对了。在拿一片荷叶。

牛见虎看钱欢不在言论这个话题,点点头出了们,去准备钱欢要的。钱欢恰好用这个时间把水泥的法子写出来。

前世自己和这玩意打了半辈子交情。火少石灰加上石膏。很简单。

最新小说: 全职相师 大明第一吏 姑爷请留情 概念为王 大侠等一等 妙手生香 人过三十 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神魔书 我在大唐有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