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贞观唐钱 > 第十八章 崔家崔浩

第十八章 崔家崔浩(1 / 2)

侯爷府的主宅已经修建好,之后就是院子的装饰与奴仆住的房间,在这期间河间王李道宗带着人马来了一次,扬言要为民除害砍了李崇义,最后不知道与钱欢达成了什么协议,李道宗带着人马撤离了慧庄,钱欢没当回事。

在宣纸上画了一些健身器材交给孙大。让他交给长安中的铁匠就好。之后钱欢就开始在长安,庄子中大量收购木板,弄些木蜡刷上直接当做地板用。

钱欢和李崇义在慧庄耐不住寂寞,跑到长安西市搜刮一些胡商的进口货。钱欢想买一些绒毛地毯铺在钱多多的房间里,这样在多多学步的时候摔倒也不会觉得疼痛。两人搜刮了一车的毛皮仍在染布坊。

‘这样毛皮收拾干净,我有一个妹妹今年只有一岁,对了,染成粉红色,至于工钱直接去牛府领,告诉他们是钱欢说的就好。’

钱欢与李崇义二人出了染布坊继续游荡在西市,钱欢看着衣着暴露卖力扭动腰肢的胡女就有些迈不开步子,钱欢的样子全部落尽李崇义与胡女的眼睛了。胡女更加卖力了。钱欢却有些兴致泱泱了,扭了半天无非就是这几个动作。

‘阿欢,你对着胡姬有兴趣?哥哥和你说道说道。这胡姬多为胡商的妻女,都是胡商用来赚钱的工具,而这些胡姬的心思则是能如了哪家的法眼,被取回去作为妾身,但最后的命运都不怎么好,抬着进府,抬着出来,唯一的区别就是有没有呼吸。’

钱欢打了一个冷颤,自从来大唐还没见过杀人。这白白嫩嫩的胡姬说弄死就弄死?钱欢有点感叹世间不恭,但是没有留恋,没有想把这胡姬带走的意思。

胡姬见眼前的两位贵人眼神不在自己身上,也就不在对他们二人卖弄力气,转向了钱欢身后的人。

钱欢只听啪的一声,耳后又传来史似成相识的声音。

‘你这贱人,敢拿脏手碰本少爷,不知死活。砸了这胡商的摊子。’

钱欢与李崇义对视一眼,一起小声道。

‘崔逐流。’

钱欢和李崇义没有阻拦,只是转过身静静的看着崔逐流威武霸气的样子。崔家人小声在崔逐流耳边说了几句,崔逐流转头望向钱欢二人。冷笑道。

‘呵,原来是慧扬候大人与河间王府的小王爷。逐流有礼了。’

在钱欢的心里就没有和解二字,你拍你妹妹去倾国倾城做奸细,只不过现在被裴念俘虏了,你还能有什么招?钱欢出言打趣道。

‘崔家大少爷的确威武,欺负这胡商动都不敢动。本候实在是佩服,莫非崔家的家教亦是如此?你身无官职,见了本候为何不跪?’

钱欢的后两句话直接把嗓门提高了几倍,戏虐的看着崔逐流又道。

‘如果你现在把崔恒弄过来跪在我面前,我可以饶你一次。’

崔逐流脸色难看。咬着牙不知该如何应对,身后的崔浩却走上前道。

‘今日钱候未着官府。身上可带有官印,如没有请赎小人与家兄不能下跪行礼。还请侯爷明示。’

崔浩看着钱欢身着十分朴素,叫上的靴子上又带着泥土,而且长安都知慧扬候半年为上朝只事,都在猜疑着慧扬候是不是被陛下罢了官。

钱欢摸了一下胸口,发现真的没带,仍在牛府自己的房间,好久都没有看到了也不知道丢了没有。钱欢有些尴尬。对着崔浩说道。

‘恰巧本候今日未带官印。本候还有事要做,就不与你们兄弟二人浪费时间。崔浩你很不错,比这崔逐流强很多。如果你有想离开崔家的想法时来找本候。走,崇义。’

崔浩听了钱欢的话脸上翻出苦笑之色,崔逐流则如有所思的盯着崔浩,拍怕崔浩的肩膀,与钱欢相反的方向走去,崔浩哪里不明白崔逐流是什么意思,拿出一个银锭仍在胡商面前。

‘今日是我崔浩喝多撞到在你这摊位上,也赔了你钱,你可明白?’

胡商跪在地上连道

‘小人明白小人明白。’

嘴里说着手连忙将银锭揣进怀里。崔浩没有跟着崔逐流也没有去追钱欢,只是走到了对面的酒楼中坐下,小酌的杯中酒,心里却在思考钱欢的话。

最新小说: 人过三十 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神魔书 我在大唐有后台 白首妖师 财迷农女忙赚钱 江爷夫人要离婚 我只想自力更生 我真是太阴险了 本宫不想当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