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贞观唐钱 > 第二十五章 李崇义的自我惩罚

第二十五章 李崇义的自我惩罚(1 / 2)

天还没亮钱欢就起床穿衣洗漱,今天是这半年来第一次上朝,不能迟到,再被李二抓到机会收拾自己可就危险了。生怕吵醒了多多,钱欢捏又捏脚的出了门。

在钱欢出门时李崇义就醒了。看着钱欢去上朝心中十分羡慕,钱欢穿着一身紫色官府看在李崇义的眼里是那样的耀眼。十三岁身居高位,单单产业足有数十万贯,

在看看自己,除了一个小王爷的身份其他什么都没有,这身份还是靠着父辈的萌阴得来的,同样是人,为何差距会如此之大,只因为钱欢被奇人所教?

难道我李崇义要如此碌碌无为的过完一生?如这样一直下去,我李崇义还能跟的上钱欢队伍?牛见虎程处默有父辈的关系钱欢不会丢下二人,三位皇子更不用说,虽然钱欢不会把我提出圈子,但跟在身后厮混我李崇义怎么能甘心,

我也有野心,我也有抱负,为何我会一直缩在长安中享受钱欢的照顾,我李崇义不甘心,如今父亲对我不闻不问,我知道这是因为我和他说我不会继承河间王的身份,但被这样忽视。。。

李崇义心中的嫉妒,羡慕,不断的涌现出来,双手用力的抓着床单,此时的李崇义就像一头野兽,要撕碎床单,撕碎所有,一阵晚风顺窗户吹进,拂过李崇义的身躯,李崇义不禁打了个冷颤,下雨了。

这一股威风,这一场雨浇灭了李崇义心中的怒火。李崇义看着雨又想起钱欢,他没带伞,会不会淋雨,他身子那么弱会不会着凉,我刚才到底在想些什么。钱欢亲近之人有坐起生意时,那时与钱欢还不算交好,钱欢却把麻将生意丢给了河间王府,称兄道弟时自己只不过是巧合弄出了香水的门路,如今却与皇后钱欢两人平分这香水的利润,

至于季静钱欢没有阻拦过自己,还为自己出主意,我李崇义有什么脸面嫉妒钱欢,我刚刚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李崇义挥起拳头对着自己的脸庞狠狠的一拳砸下,鼻血顺着嘴唇留在壮硕的身躯上,李崇义不顾鲜血,顾不得穿衣,套上一个短裤直接顺着窗户钻出房间,在马厩迁出一匹骏马,在府门抓起蓑衣像长安方向奔去,

我李崇义身体壮实,钱欢身体柔弱,我李崇义可以病,可以死,但我李崇义的兄弟不能有任何闪失,回想起刚才自己那嫉妒之心,李崇义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热,任凭雨水排击在脸上,在胸口,在后背,李崇义还是感觉自己的脸好热好热。

此时的钱欢躲在一处茶摊也走不了了,雨太大马车一些有些渗水,没办法在做下去,茶摊还没有人,把马解下,孙大钱欢一匹马躲在茶棚下,

钱欢有些懊恼,如自己今日上朝慢了肯定会被弹劾,虽然自己不在乎,但要顾忌牛伯伯与程伯伯的面子,钱欢心烦意乱,如此喜欢雨的一个人也希望雨能快些停下来,

侯爷,有一匹马正在像咱们奔来,马上的好像是小王爷,

不用孙大说钱欢也看见,而且看到李崇义只穿了一个短裤,趴在马上怀里抱着一身蓑衣。这是李崇义怕自己到不了长安来为自己送伞了。但看着李崇义狼狈的样子心中实在难受。

李崇义,你他娘的疯了,这么大雨你来干什么。

李崇义下马走到钱欢跟前,雨水顺着李崇义的长发不停的流淌,李崇义只问钱欢一句话。

钱欢,咱们俩是兄弟对不对,一辈子都是兄弟对不对,你不会丢下我,我不会背叛你,对不对。

钱欢顾不得李崇义的问题,准备脱下官府给李崇义披在肩上,李崇义一把抓住钱欢的肩膀大喊道,

对不对,

对,你他娘的别抓着我,你快衣服穿上。

你穿着蓑衣骑马现在去长安,我选的是一匹母马,温顺,你穿好蓑衣牵着绳索就好,别晚了,你半年来第一次上朝,别被人抓住把柄,

李冲说完骑上钱欢马车上解下的黑马,消失在雨中。钱欢还楞在原地,只为了给自己送一身蓑衣,问一句话?崇义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侯爷,您快些吧,天已经亮了,别让小王爷白跑一趟,一会等茶摊老板来了,我就能回到府中,骑上马,双脚轻磕一下马肚子,马就会跑,您小心着点,

钱欢点头穿上蓑衣骑上马像长安奔去,一路上钱欢还是想不懂李崇义在想些什么,一路疾驰赶到皇宫门前时恰好开门,舒了口气总算是赶上了。

最新小说: 全职相师 大明第一吏 姑爷请留情 概念为王 大侠等一等 妙手生香 人过三十 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神魔书 我在大唐有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