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贞观唐钱 > 第二十七章 殴打李承乾

第二十七章 殴打李承乾(1 / 2)

钱欢阻止了李承乾去唤李格的想法,钱欢写字还是有些问题,于是请李承乾为自己带些一封信交给孙大,无非就是什么本候将久居于宫,你照料好侯府之类的话,

李承乾还有政务要处理,没有什么时间陪钱欢胡闹。刚刚放晴的天气有阴了下来,钱欢坐在太子寝宫的门槛上望着院子中的花草发呆,脑中想着明日上课时怎么对付这群温室中的小花朵们,联想到公主就能想到李格,想到李格就能想到长孙无忌这老货,

钱欢的心渐渐阴沉下来,老天似乎感应到了钱欢此时的心情,也渐渐阴暗下来,钱欢回过神站起身,腿有些发麻,扶着门框对李承乾说道。

‘承乾,我想吃晾干的豆角红烧肉,宫中有没有。’

‘应该会有吧,这事你问等于白问,你自己去御膳房找。’

‘那算了有什么吃什么吧。你会象棋么。’

‘象戏吧。会一些,怎么?要试试?’

李承乾拿出象棋,是白玉材质的,坐在房门前开始厮杀,李承乾棋艺很好,每一步都精打细算,一盘棋下来差不多用了半个时辰,钱欢以微弱之势胜出,李承乾不服二人再战,钱欢一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战术最后只剩下一士一帅,钱欢看着期盼叹了口气道。

‘承乾,你说我该认输么。’

李承乾也面露凝重之色,回道。

‘你浪费了你的车马炮,如好好运用不会到此地步,如果我胜也是惨胜,这副棋盘是我第一次巧赢父皇得来了的,所以说胜败还是需听父皇的意思。你我二人说的都不算。这盘算和棋吧。’

钱欢看着李承乾收起棋盘,面露悲哀之意,心中十分不舒服,小声问道。

‘你都知道了?’

李承乾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意,大吼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我这太子不是白做的,一个是我舅舅,一个是我弟弟,虽不是母后所生但他也是我李承乾的弟弟,现在让我李承乾该如何对待他们二人,钱欢我知道你夹在中间受了些委屈,但最起码你知道你自己应该归属于哪个阵营,而我呢,只能远远看着,’

‘李格还没有做什么,因为他怕你知道难做,你舅舅也是怕你的位置受到威胁,我体会不了你的感受,我没有办法劝你,让御膳房准备些酒菜,咱俩喝点。’

李承乾无力的坐在椅子上,活了十六年从未遇到过任何挫折的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缺很难做出抉择,李格从未有个夺储之意,为何舅舅却不肯放过他,现在连钱欢青雀也牵扯进来,青雀现在躲在自己寝宫不出来,任凭说什么也不出来反驳,钱欢被罢了官躲在宫中。

‘我父皇也知道?’

‘知道,但什么也没说只是想将此事压下,所以我被留在宫中了。’

李承乾不在说话,钱欢靠在门口上也不再言语,就这样静静等着御膳房送来晚膳,钱欢十分惆怅,走进屋子拿起一个茶杯直接扔向门外,宫女们连忙跪在地上颤颤发抖,在钱欢扔出茶杯时李承乾已经睁开了眼睛,钱欢抓出第二个茶杯再次用力丢向门外,破碎的茶杯落在院内,李承乾已经拱起身子怒视钱欢,钱欢不顾李承乾的反应拿出茶壶在此扔向门外,

李承乾在也坐不住了,直接冲向钱欢,将钱欢骑在身下,抓着钱欢的衣领吼道。

‘你抽什么疯,你砸我的茶杯作甚,那茶壶已经陪了我三年。你别逼我揍你。’

躺在地上的钱欢不说话,一拳打在李承乾的面孔,李承乾松开钱欢捂着自己的鼻子,鼻血已经顺着手留了出来,

‘别以为你是太子我就不敢还手。’

李承乾大怒,嗷的嗓子与钱欢揉在一起,你一拳我一拳的相互殴打。身边的宫女太监早已经不知该如何处理,跟着李承乾多年的宫女开口对门口的侍卫道。

‘不要惊动陛下皇后,速速去请吴王魏王前来阻止,快,’

扭打在一起的两人没有丝毫留情之意,你来我往拳拳到肉,李承乾大呼这钱欢大胆,钱欢则骂李承乾不要脸,竟然偷袭自己,

最新小说: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我只能当全能巨星 绝世好人 我从来都不主动 一人得道 天选良配 星光马厩 全职相师 大明第一吏 姑爷请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