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贞观唐钱 > 第七十七章 危机

第七十七章 危机(1 / 2)

清晨醒来的裴念想伸手去搂住钱欢,一臂搂空,在伸,在空。裴念努力,做起身准备质问钱欢,但却没有看到钱欢的身影,

看像窗外,每日这般时间他还在熟睡,怎么今日不见人影,裴念心有疑虑,穿上衣饰,在房间走出,腿间的疼痛上裴念不得迈着碎步,

出了房间的裴念环顾一圈也没有看到钱欢的身影,却发现独孤怜人躺在沙发上休息。独孤怜人听见开门声也睁开眼睛,看着裴念的疑惑的小脸,笑道。

‘不用担心你那夫君啦,昨晚魏王殿下发疯,他们现在应该在楼顶休息,放心,程处默和牛见虎已经上去了。’

裴念释然,

‘独孤姐姐,你怎么在这客厅睡着了?

‘还不是因为魏王殿下,’

独孤怜人在沙发上站起,伸了一个懒腰,妙曼的身姿一览无余的落在裴念的眼中,独孤怜人见裴念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满脸坏笑的看着裴念。

‘念念,走两步给姐姐瞧瞧。’

裴念大羞,转身躲回房间不出来,独孤怜人大笑,笑声传进裴念的耳中,更加害羞,躲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蒙的严严实实。

二楼楼顶的几个人也下楼来到客厅,天亮了也没有睡意,钱欢让几人现在客厅做会,自己去房间换身衣服,钱欢推门走进房间见裴念用被子把自己蒙的严严实实,之漏出两只眼睛看着钱欢。

‘你干嘛去了,大早上就不见人影,害得我被独孤姐姐调戏,’

钱欢坐在床边,把裹着成一团的裴念抱紧怀里,

‘那女人说什么我都不会觉得奇怪,你当做没听见就行了,还疼么’

裴念的脸蛋都要渗出血来,小声的说疼,钱欢轻笑,把裴念放在床上,改好被子。

‘等下我会让胖娘过来伺候你,你今日就在床上呆着吧,’

‘嗯。’

换好衣服,安抚好裴念,钱欢就离开房间,丫头们也都醒了,但长孙聘婷和长乐不在,应该是被家人带走了。小月的头发睡成了爆炸行,冬梅秋菊正在帮小月梳理,但小月的样子好像还沉浸在美梦中。

‘月啊,你醒醒,都已经是大丫头了,怎么还这般没有礼数,快去洗漱,’

小月迷糊的睁开眼睛看到钱欢站在自己面前,直接倒在季静的腿上,刚梳理好的头发又被弄乱。嘴里还嘟囔着,

‘欢哥哥,这不是在家里嘛。今天不回长安了,不想梳头。’

钱欢拿着小月没办法,季静也劝着钱欢不要和小月计较,昨天忙了一天实在是太累了,她也不想回长安,钱欢点点头,有看着剩下几人。

李承乾等人的表情很落寞。

‘我要回宫继续禁足,抄写宫规,’

‘我也是,’

‘我也是。’

李崇义很兴奋,因为他不用禁足,对着钱欢喊道。

‘钱欢,我在你书房了里拿了点金子,我要送崔嫣回定州。’

‘我要带小紫苑进宫,我母后要见她。’

李泰在撒谎,这是昨天晚上几个在楼顶商量的损招,至于能否成功,几人都没抱有多大的期望。钱欢又看向冬梅秋菊,

‘师傅,我们俩也没有什么事,有画妆容的客人会派马车来钱府接我们两个,长安很无聊的。’

钱欢捂着头,无奈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们愿意带着就带着吧,反正我家就是你们家,对了,承乾,把独孤怜人给我带走,我看见她很头疼。’

独孤怜人的声音在钱多多的房间传出。

‘老娘不走。愿意走太子他们自己走,我有腿有手。’

李承乾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让钱欢不得不放钱撵走这个女泼妇。

‘阿欢,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事要和你说。’

李承乾突然变得严肃,这让钱欢有些不适应,夹着钱欢脖子就走出客厅。钱欢压抑的看着李承乾。

‘承乾,怎么突然这般严肃起来。’

最新小说: 人过三十 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神魔书 我在大唐有后台 白首妖师 财迷农女忙赚钱 江爷夫人要离婚 我只想自力更生 我真是太阴险了 本宫不想当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