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长宁帝军 >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还在挖坑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还在挖坑(1 / 2)

澹台袁术和沈冷在米拓河边上一边走一边聊着,他想看看这擂台要摆在什么地方。

“黑武人那边一直都在催。”

沈冷道:“他们希望能尽快的把事商定。”

澹台袁术笑了笑:“心奉月没底气,他急着回星城去稳定大局,现在黑武的局势你看着像不像是那时候的楚国末年?”

沈冷真的没有想过这个,所以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这并不仅仅像是什么楚国末年,而是一个国家崩裂前大抵都是如此。

那时候大楚将亡,各地还都是楚地,可是各大家族,各地义军,早就已经将楚地分裂的支离破碎,皇命不出赌成,出了赌成屁用没有。

此时的黑武距离这样的状况已经没有多远,而陛下就是在不同的时期对黑武的局势做出不同的判断。

“陛下说。”

澹台袁术一边走一边说道:“黑武现在想称帝称王的人太多,只是谁也不敢去做第一个,之所以我说和楚末年时候相似便是如此,那时候楚国虽然已经分崩离析,手里有兵马的人割据一方,可是谁也不敢先说出称帝称王这句话。”

澹台袁术道:“此时黑武亦然,不管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出身如何,只要手里有兵的都想着抢地盘,心奉月急着回星城称帝就是为了稳定局面,他知道已经不稳到了什么地步。”

“陛下之所以说心奉月必须死,就是因为现在的局面不一样了,之前觉得心奉月不能死是因为有心奉月在反而能稳定沁色在黑武国内的地位,不管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好还是彼此顾忌牵制也好,大宁都可利用。”

“沁色已经回到了大宁,之前陛下制定的策略也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沁色已经不在黑武了,心奉月就会倾尽全力的想办法让黑武稳定,他也是现在唯一一个明面上有能力稳定黑武大局的人,唯有心奉月死了黑武才能彻底乱起来,不需要大宁再有北征,黑武的内乱就足以让这头庞然大物倒下去。”

澹台袁术看了沈冷一眼:“所以现在该你烦了,因为陛下是打算把杀心奉月的事交给你。”

沈冷叹道:“是因为交给我不用给奖赏,最后一个功过相抵就能解决吧,交给武新宇还得”

他看了澹台袁术一眼,澹台袁术用鼓励的眼神示意沈冷继续说下去,沈冷果断闭嘴。

“怎么不说了?”

澹台袁术笑着说道:“刚刚你说的”

沈冷立刻说道:“刚刚我什么都没有说,是大将军听错了,你听这北风呼啸,你看这大雪这大雪虽然没有下可耳中都是雪落的声音,一定是听错了,陛下英明神武,不管陛下怎么决定身为臣子我都坚决的执行下去。”

澹台袁术道:“你看,陛下又不在这。”

沈冷:“不不不,大将军你说错了,不管陛下在不在,我们这些做忠臣的都得时时刻刻当做陛下就在身边,以此来警醒自己,勉励自己。”

澹台袁术笑着摇头:“你不如以前耿直了。”

沈冷长叹一声:“那时候多傻啊”

澹台袁术:“嗯?”

沈冷:“我的意思是那时候年少无知,钱到用时方恨少。”

澹台袁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点了点头,脸上颇有一种英雄之间惺惺相惜的神色,沈冷这才反应过来澹台大将军的银子被陛下强行赢去的似乎也不少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在那一刻,他们领悟到了什么叫理解。

“先不要对外宣称我来了。”

澹台袁术道:“再拖上一点时间。”

他看了沈冷一眼:“急的不是我们,是黑武人,心奉月越急就会越出乱子,顺便等等叶云散,总不能我们的人在擂台上见了之后拼个你死我活,尤其是那些潜伏在黑武的密谍,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我们却不知道,所以比试的时候也许他们会留手而我们的人不会,真的打出来人命,那才是不可挽回的错。”

沈冷嗯了一声:“我知道。”

就在这时候前方有一队骑兵呼啸而至,正是得到消息赶来的大将军武新宇,澹台袁术远远的看着武新宇纵马过来竟然有几分恍惚,自言自语了一句:“越来越像是铁流黎了。”

与此同时,京畿道,方城县。

县衙中,方城县的县令吴怀奈有些无奈的看了看面前的人,然后摊了摊手:“你问我这些我确实不知情,从昭理国来的江湖客确实没有注意到,如果有的话也是没来县衙做报备,只要做过报备我不可能查不到记录。”

站在他对面的中年男人有些生气,面前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可却是一个在官场上混迹多年的老油条,水泼不进,给他银子他不要,给他贵重的东西他也不要,但他又不强势,还表现的很真诚,这样的人最不好对付。

最新小说: 左道倾天 御九天 雪尽春来 深夜乐园 赘婿出山 废婿当道 出人头地 医路青云 官运红途 黎明边缘